湖南高庙遗址出土白陶簋底部的太阳纹湖南高庙遗址出土白陶簋底部的太阳纹
跨湖桥文化的太阳纹跨湖桥文化的太阳纹
湖南的白陶杯湖南的白陶杯

  我们无法想象东北的红山文化与长江流域的凌家滩文化有什么关系,但考古发现,两个地方同

  时发现了形象一样的玉人。

  没有朋友圈,没有交通工具、通讯设备的年代,相隔千里之外,穿越千年的古人之间,文化、精神交流是怎么展开的?

  这是萧山跨湖桥遗址博物馆正在进行的一个新展览——湖南出土史前白陶,想要探讨的问题。

  其实,这是和第九届跨湖桥文化学术研讨会配套的展览。10月12日,研讨会在萧山举行,全国各地来了100多位专家,主题是“中国早期美术与信仰在人类文明史中的地位和价值”。

  在距今7500~5500年,湖南人和浙江人之间,有没有神交,有过某种深刻的精神信仰交流,甚至文化传承吗?

  对密集的热爱

  湖南人超过浙江人

  距今7500年前,湖南的环洞庭湖平原及湘江、沅水中上游地区,出现了最早的白陶,并形成区域传统,延续时间长达2000年,是中国南方史前白陶的起源地。

  今天白陶的分布主要局限在湖南境内,南北斜跨不到600公里,算是聚集形的,但是,它的传播力非常广,至少有三个方向,西北到陕南,东南抵达珠江口,而向东的传播很清晰,沿着长江干流直达太湖流域的东侧。

  1980年,浙江桐乡罗家角遗址发现了白陶,这次展览中也能看到几块残片。当时,考古学家牟永抗先生马上意识到,这就是湖南白陶。

  它是如何辗转了上千公里,到达太湖流域的腹地的?

  河姆渡遗址早期也曾经出土过几片白底黑褐彩的彩陶片,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说,器形、图案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这种崇尚白底,又极尽繁缛地表达图案的手法,和白陶的风格十分贴近。”

  极尽繁缛——这个形容词不是随便用的,在跨湖桥博物馆逛一圈,你就能深刻感受到这种美。

  湖南白陶,顾名思义,白,专业说法是氧化铁含量低,才会产生漂亮的白色。

  在展厅,你会感觉到一种极简高冷的白。但是再仔细一看,你会联想到良渚玉器,器形很规整,没有古里古怪的样子,上面也有着极尽繁复的纹饰。

  良渚玉器刻纹,1毫米中至少还要刻3根以上的线,而从白陶上看,湖南人对密集的热爱,程度还要严重。

  比如陶器口沿、腹部上能看到密密麻麻的指甲纹,锯齿纹,一点点连缀起来戳刻的戳印点,蓖点装饰技法,精细而饱满。而湖南美术工作者使用的工具,是有几何形小凸点的戳具,还有贝壳边。

  似曾相识的

  太阳纹和八角星

  刚才说的图案,还不是湖南人艺术审美的体现,真正体现艺术想象力的,是这些反复出现在白陶上的具象的图案化纹饰,最多的就是太阳、八角星、神鸟、神兽等以及其他特殊图像。

  湖南白陶距今7500-5500年,这个时间段,也是我们河姆渡文化的早期年代,也近似跨湖桥遗址陶器年代。

  浙江上山、跨湖桥、罗家角等遗址,确实发现了湖南洞庭湖地区白陶的诸多同时期文化元素。比如,跨湖桥文化彩陶上的太阳纹,跟湖南白陶的太阳纹非常像,这次展览中也能看到同框PK。

  还有八角星。

  江苏苏州澄湖遗址出土的良渚文化的贯耳壶上,刻着“一句话”,可视为良渚文化的原始文字(如今在良渚博物院可以看到对它的介绍),一共有5个文字,其中打头的就是八角星。

  然而,最早创造八角星图像的,就是湖南人。

  湖南史前白陶当然不是实用的生活用品,你应该猜到这些纹饰和人们的信仰、精神寄托有关。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尹检顺说,比如太阳纹,远古人望着太阳在天空中朝升夕落,在经年累月的观察中,产生了万物生长与太阳有关的原始认知,因而对太阳抱有敬畏崇拜之情。

  所以,史前白陶和彩陶、玉器一样,与人们从事神灵崇拜、祭祀等礼仪活动有关,是祭器,也是艺术神器,跨湖桥遗址博物馆馆长吴健认为,“堪称史上最早的礼器”。

  中国史前艺术

  有三次高峰

  在这些图案中,有一张“脸”在湖南白陶上出现频率高,而且有点诡异。

  这张獠牙兽面图,是湖南人在艺术表达中最突出,也最复杂的LOGO。

  比如一只湖南高庙遗址出土的陶圈足钵的腹部,清晰可见一组双目、獠牙,还有吐舌头及双重圆圈构成的兽面纹,经常和鸟的形象组合,有时候,獠牙和身子还会被省略,方向明用卡通的方式画出了各种形式,他概括为:身子上长着獠牙的神鸟(凤)。

  獠牙、神鸟,种种元素,又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贯穿了良渚人权力与信仰的神秘图纹——“神徽”。

  那么,能不能说这些早期信仰图案的源头就是湖南白陶?

  “跨时代、跨区域,还跨谱系,这样的文化元素是很难直接比对的。但要说两者全无关联,又很难令人信服。”刘斌说,良渚统一信仰“神徽”的出现,与白陶未必有直接的联系,但它接受的思想很可能是从河姆渡文化中沉淀下来的,这就又与白陶间接的发生了关联。

  “湖南白陶与庙底沟彩陶、良渚玉器一样,完全称得起艺术高峰的赞誉。我们通过良渚人的演绎,可以间接了解白陶上那种诡异的高台、飞鸟与尖牙,一个由湖南史前土著先民们构筑的神的世界。”刘斌说。

  说到这里,有一个知识点我们现在可以补上了,而且足够有说服力:中国史前艺术有三次高峰,离我们最近的是良渚文化的玉器,再往前是庙底沟文化彩陶,而目前所知最早的一次艺术高峰,就是七千年前的湖南高庙文化白陶。

  所以,这是一种文化的共通性,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郭伟民的话,解读了这个问题。

  “日月天地云气,演化为阴阳五行,这些中国最基本的宇宙观,都可以在古老的新石器文化中找到根源,并与史前白陶所表达的图像意蕴多有相似之处。”

  通俗点说,中国人的生命观、世界观、宇宙观有一种传承,这些共通的观念在白陶上有体现,同样在跨湖桥文化上有体现,良渚文化也是如此。方向明说,比如琮就是世界观的体现,一个宇宙观的模型,“不同地方的自然环境、经济模式不一样,产生出来的艺术形式可能有所区别,但本质上差不多。”